中文 » 波斯尼亚语   允许,同意某人做某事


73 [七十三]

允许,同意某人做某事

-

73 [sedamdeset i tri]

nešto smjeti

73 [七十三]

允许,同意某人做某事

-

73 [sedamdeset i tri]

nešto smjeti

点击查看文本:   
中文bosanski
你已经被允许开车了吗? Sm---- l- v-- v----- a---?
你已经可以喝酒了吗? Sm---- l- v-- p--- a------?
你已经可以一个人出国了吗? Sm---- l- v-- s-- i-- u i-----------?
   
允许,可以,准许, Sm---i
我们可以在这里吸烟吗? Sm----- l- o---- p-----?
这里可以吸烟吗? Sm--- l- s- o---- p-----?
   
可以用信用卡付款吗? Sm--- l- s- o---- p------ s- k-------- k-------?
可以用支票付款吗? Sm--- l- s- o---- p------ s- č----?
只可以用现金付款吗? Sm--- l- s- p------ s--- g--------?
   
我现在可以打一个电话吗? Sm---- l- t-----------?
我现在可以提一些问题吗? Sm---- l- n---- p-----?
我现在可以说点话吗? Sm---- l- s--- n---- r---?
   
他不可以在公园里睡觉。 On n- s---- s------ u p----.
他不可以在车里睡觉。 On n- s---- s------ u a---.
他不可以在火车站睡觉。 On n- s---- s------ u ž----------- s------.
   
我们可以坐下吗?(表示请求) Sm----- l- s-----?
我们可以看菜单吗? Sm----- l- d----- j-------?
我们可以分开付款吗? Mo---- l- p------ o-------?
   

大脑如何学习新词语

当我们学习词汇时,大脑会将新学的内容储存下来。 但是学习只有在不断复习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。 大脑对词语储存得有多好,这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。 但最重要的是,经常复习这些词语。 只有那些常被我们读写的词语才会被大脑储存下来。 也可以说,这些词语就像图画般被存档。 这一原理在猩猩身上也同样适用。 猩猩也能学会“读”词语,如果它们经常看到那些词语。 虽然它们不明白这些词语的意思,但能识别它们的形状。 为了能流利地说一种语言,我们需要许多词汇。 对此我们必须组织好词汇量。 而我们的记忆就像档案库一样发挥作用。 为了快速找出一个词语,大脑必须知道在哪里进行搜索。

因此,我们最好是在特定的上下文语境中学习语言。 这样我们的大脑就总能打开正确的记忆文档。 但是,我们也有可能会忘记曾经好好学过的东西。 在这种情况下,所学过的知识从积极记忆转移到消极记忆里存储。 我们通过忘却将自己从不需要的知识里解放出来。 我们的大脑因而再次获得储存新知识和重要事情的空间。 所以,经常激活大脑中的知识是很重要的。 在消极记忆里储存的知识当然也没有永远消失。 当我们看到一个遗忘了的词语,又能再次想起来。 当我们学过一样东西,第二次就能学得更快。 要想拓宽自己的词汇量,就必须同样拓宽自己的兴趣爱好。 我们每个人都有某样兴趣爱好。 因此,当我们学习爱好相应领域的词汇时就等于在做同一件事。 然而,每种语言都由诸多不同的语义场所组成。 因此,对政治感兴趣的人也应该偶尔读一下体育报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