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» 立陶宛语   提问题 2


63 [六十三]

提问题 2

-

63 [šešiasdešimt trys]

Klausimai 2

63 [六十三]

提问题 2

-

63 [šešiasdešimt trys]

Klausimai 2

点击查看文本:   
中文lietuvių
我有一个爱好。 (A-) t---- h--- / p-----.
我打网球。 (A-) ž------ t-----.
网球场在哪里? Ku- (y--) t----- a-----?
   
你有什么爱好吗? Ar (t-) t--- h---?
我踢足球。 (A-) ž------ f------.
足球场在哪里? Ku- (y--) f------ a-----?
   
我胳膊痛。 Ma- s----- r----.
我的脚和手也痛。 Ta-- p-- m-- s----- k--- i- d----.
医生在哪里? Ku- y-- g--------?
   
我有一辆车。 (A-) t---- a---------.
我还有一辆摩托车。 (A-) t---- i- m--------.
哪儿有停车场? Ku- (y--) s-------- a-------?
   
我有一件毛衣。 (A-) t---- m-------.
我还有一件夹克衫和一条牛仔裤。 (A-) t--- p-- t---- š----- i- d------.
洗衣机在哪里? Ku- (y--) s------- m-----?
   
我有一个盘子。 (A-) t---- l-----.
我有一把刀,一个叉子和一个勺子。 (A-) t---- p----- š----- i- š------.
盐和胡椒粉在哪儿? Ku- (y--) d----- i- p------?
   

身体对语言有反应

语言在我们大脑里被加工处理。 大脑在我们或听或读时处于活跃状态。 这是能通过各种方法测量的。 然而,不仅是我们的大脑会对语言刺激作出反应。 最新研究表明,语言也会激活的我们身体。 我们的身体在听到或读到某些词语时会工作。 尤其是,描述我们身体反应的词语。 比如,“微笑”这个词就是个好例子。 当我们读到这个词时,我们的笑肌就会移动。 消极词语也有着可以被测量的效应。 比如,“疼痛”这个词。 当我们读到这个词时,身体会显示出轻微的疼痛反应。 可以说,身体会模仿我们所读到或听到的语言。

语言越生动,我们对它的反应就越明显。 确切的描述就会产生强烈的反应后果。 某项研究对身体的活动做了测量。 实验对象被展示各种各样的词语。 其中有积极词语也有消极词语。 在实验过程中,实验对象的面部表情随着词语的变化而变化。 他们嘴角有活动,额头也有变化。 这证实了语言对我们有着强大的影响。 词语的影响力比仅作为沟通媒介还要大。 我们的大脑把语言翻译成肢体语言。 关于其中是如何运作的,这仍未被研究。 然而研究结果也有可能会带来其它后果。 内科医生一直在讨论如何以最佳方式治疗病人。 因为许多病人必须经历一段漫长的治疗期。 并且会在治疗期间说很多话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