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» 立陶宛语   从句连词 2


92 [九十二]

从句连词 2

-

92 [devyniasdešimt du]

Šalutiniai sakiniai su kad 2

92 [九十二]

从句连词 2

-

92 [devyniasdešimt du]

Šalutiniai sakiniai su kad 2

点击查看文本:   
中文lietuvių
太气人了,你总打呼噜。 Ma-- e------ k-- (t-) k-----.
太气人了,你喝这么多啤酒。 Ma-- e------ k-- (t-) g--- t--- d--- a----.
太气人了,你来这么晚。 Ma-- e------ k-- (t-) p------ t--- v----.
   
我认为,他需要看医生。 (A-) m----- k-- j-- r----- g-------.
我认为,他生病了。 (A-) m----- k-- j-- s----.
我认为,他在睡觉呢。 (A-) m----- k-- j-- d---- m----.
   
我们希望,他娶我们的女儿。 (M--) t------- k-- j-- v-- m--- d------.
我们希望,他有很多钱。 (M--) t------- k-- j-- t--- d--- p-----.
我们希望,他是位百万富翁。 (M--) t------- k-- j-- y-- m------------.
   
我听说了,你的妻子出车祸了。 (A-) g-------- k-- t--- ž---- p----- į a------.
我听说了,她躺在医院里。 (A-) g-------- k-- j- g--- l---------.
我听说了,你的汽车全坏了。 (A-) g-------- k-- t--- a---------- v------- s-----.
   
您能来我太高兴了。 Dž---- / d----------- k-- (j--) a------.
您感兴趣,我太高兴了。 Dž---- / d----------- k-- (j--) d------.
您要买这栋房子,我太高兴了。 Dž---- / d----------- k-- (j--) n----- p----- n---.
   
我担心,最后一班公共汽车已经离开了 。 Bi---- k-- p--------- a-------- j-- n---------.
恐怕我们得乘出租车。 Bi---- k-- m--- r----- v------- t----.
我身上恐怕没有带钱。 Bi---- k-- n---------- p-----.
   

从手势到语言

当我们在听和说时,大脑有许多事要做。 它必须处理语言信号。 手势和符号也是一种语言信号。 它们的存在甚至比人类语言还早。 有些手势在所有文化里都能被理解。 另一些手势则需要学习得知。 因为它们不能仅通过眼睛被理解。 手势和符号就像语言一样被加工处理。 并且大脑在同一区域对它们进行处理! 一项最新研究证实了这点。 研究人员对多位实验对象做了测试。 实验对象必须观看不同的录像剪辑。 当他们看录像时,大脑活动会被测量。

其中有一部分录像表达了各种不同的东西。 这些东西通过活动,符号和语言组成。 另一实验小组观看了不同的录像。 这些录像是没有意义的剪辑。 语言,手势和符号都不存在。 该录像没有任何实质意义。 通过实验研究人员得知了大脑在什么位置处理什么东西。 实验对象的大脑活动也可以被相互比较。 实验结果显示,所有有意义的东西都会在大脑同一区域被分析。 这个实验结果非常有趣。 它显示了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学习语言的。 首先,人们通过手势沟通。 然后才发展了某种语言。 所以大脑必须学习像处理手势一样处理语言。 显然大脑只是直接更新了老版本而已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