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» 挪威语   在餐馆4


32 [三十二]

在餐馆4

-

32 [trettito]

På restaurant 4

32 [三十二]

在餐馆4

-

32 [trettito]

På restaurant 4

点击查看文本:   
中文norsk
一份炸薯条加番茄酱。 En p------ p----- f----- m-- k------.
再要两份加蛋黄酱的。 Og t- m-- m------.
三份加芥末的油煎香肠。 Og t-- g---------- m-- s-----.
   
您有什么蔬菜? Hv- s---- g--------- h-- d---?
您有扁豆吗? Ha- d--- b-----?
您有花菜吗? Ha- d--- b------?
   
我喜欢吃玉米。 Je- l---- m---.
我喜欢吃黄瓜。 Je- l---- a----.
我喜欢吃西红柿。 Je- l---- t------.
   
您也喜欢吃葱吗? Li--- d- o--- p-------?
您也喜欢吃酸菜吗? Li--- d- o--- s-----?
您也喜欢吃小扁豆吗? Li--- d- o--- l-----?
   
你也喜欢吃胡萝卜吗? Sp---- d- g----- g--------?
你也喜欢吃绿花菜吗? Sp---- d- g----- b-------?
你也喜欢吃辣椒吗? Sp---- d- g----- p------?
   
我不喜欢吃洋葱。 Je- l---- i--- l--.
我不喜欢吃橄榄。 Je- l---- i--- o-----.
我不喜欢吃蘑菇。 Je- l---- i--- s---.
   

声调语言

世界上大多数语言都是声调语言。 声音的调值在声调语言里很关键。 它决定了字词或音节的意思。 因此每个字的声调是固定的。 大多数亚洲语言都属于声调语言。 比如汉语,泰国语和越南语。 非洲也有各种声调语言。 很多美洲土著语言也同样是声调语言。 但大部分印欧语系语言只含有声调元素。 比如在瑞典语或塞尔维亚语里。 各声调语言里的声调数目各不相同。 比如汉语有四个不同的声调。 通过声调,一个例如ma的音节可以表示四种意思。

它们分别是:妈,麻,马,骂。 有趣的是,声调语言也会影响我们的听觉。 绝对听觉研究就证实了这一点。 绝对听觉是一种可以准确分辨音调的能力。 绝对听觉极少在欧洲和北美出现。 它在欧美人群中出现的几率小于万分之一。 这和汉语母语者大不相同。 汉语人群拥有绝对听觉的几率是欧美的9倍之多。 当我们还是婴儿时,谁都有绝对听觉。 我们用它来学习正确地说话。 不幸的是,大部分人后来丢失了这种能力。 声调的高低在音乐里当然也很重要。 尤其是对使用声调语言的文化来说。 他们必须非常准确地遵循音乐的旋律。 否则一首优美的爱情之歌就会变成滑稽之歌!